伊朗出动军队埋葬新冠肺炎死者
来源:伊朗出动军队埋葬新冠肺炎死者发稿时间:2020-03-31 08:39:41


我们三人一组,由一位工作人员带领,前往设置在户外的三间独立的新冠肺炎检查室接受检查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2日,法国巴黎,上车之后,我所在的车厢中,总共只有两位乘客。

因为我有些许咳嗽症状,工作人员提示我去下一个检查口接受专业医生检查。其中一位医生看了我的材料,询问了咳嗽症状后说:“你从欧洲来,又有咳嗽症状,必须在机场再接受进一步详细检查”。

对此,特朗普当场回怼,“我没说错,保持冷静,病毒会消失的,我们会取得最后的胜利。而且我们干得不错。”

据了解,当事人在英国留学期间发生感冒,在回国前一直服用感冒药,因害怕被采取隔离措施,故未向海关如实申报服用感冒药的事实。

从巴黎到首尔,我在11个小时飞行之后,又在机场滞留超过9小时,直到新冠肺炎检查结果出来后,才得以坐地铁回家,期间一共花费超过30小时。

酒店大堂被检疫部门临时征用,我们在工作台领到房卡后就可以直接回房休息。我被分配到的房间约为商务房,设施配置齐全,作为暂时落脚的隔离房完全够用。

第一站是检疫部门,等待检疫的队伍长得看不到尽头,不断有更多旅客过来排队。

工作人员给我换了蓝色的机场挂牌后,带领我和身边三四位有症状的旅客一起来到写有“强化限制区”(Enhanced restricted area)字样的区域。洗手消毒后,我们各自戴上了一次性橡胶手套做防护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3日晚,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,等待转运至隔离点的欧洲入境人员。